Is this email not displaying correctly? View it in your browser.

 「不丧」听友通讯004 —— 争夺现实

Image description

(摄于Denali National Park的Mt. Healy Overlook Trail)

Hi,好久不见。这是一份发自播客节目「不丧」的听友通讯。很久之前你通过某个方式订阅了这份通讯,如果你对此不再感兴趣,可以通过下方的「Unsubscribe」按钮取消订阅;如果感兴趣,欢迎继续阅读下去。



距离上次通讯(003期)已经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,我并没有忘掉这样一种交流方式,只是不知道要说点什么,或者需要把它说出来吗?这次之所以又写了起来,是因为觉得这个话题在这里说似乎是最合适的,为什么不去说呢?



事情是这样的:自从豆瓣要求绑定手机号或上传身份证才能发言之后,我就半退出了这个社交网络平台。有人会说,为什么不按照它要求的去做呢?难道你真的觉得还有所谓的隐私可言?我是这样想的,所谓的「实名制验证」背后的潜台词是「你有可能是一个罪犯」,我不喜欢这样的不信任感。可能毫无意义,但我觉得不去遵守这样一项有问题的规则算是我的一种小小反抗。至于为什么是「半退出」,因为我还可以看到友邻的状态,只是不能评论、发言或标记作品。



退出豆瓣后我来到了长毛象(Mastodon)。长毛象很好,言论空间相对自由(我一直和女主播说,墙外并不等于法外之地)。但问题也很明显,由于技术限制等原因,内容很难传播出去,很容易形成回音壁,好像是在跟自己说话。许多象友甚至还会在个人简介里明确标注「禁止外传」。



其实这就是目前我们所处的一种困境,而这种困境是危险的。



前阵子各种事件发生时,我想起了发声的重要性。在我看来,发声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呼吁公平正义,更在于提供另一种叙事,与对方争夺宝贵的现实。因此以上困境的真正危险之处在于,我们失去的不只是言论的空间,更是讲述现实的权力和对现实的理解和把握。当人对现实的理解是扭曲的时会发生什么?我最先想到的安倍被刺杀后有些人的反应。



我没有解决办法,我想过是否要重新回归豆瓣,但最终我还是写下了这封邮件,我想这是我目前可以做的。

你现在所读到的是播客节目「不丧」推出的听友通讯(newsletter)。如果对我们的节目感兴趣,欢迎来这里;如果觉得我们的内容还不错,欢迎通过转发的方式介绍给更多的人。

If you want to unsubscribe, click here.